页面载入中...

《当代》长篇小说论坛举行,《劳燕》《芳华》等获年度最佳

  七、招媳妇舞:锡伯语叫:“赫赫胡拉热贝伦”,往往在年假日和婚礼上跳。小伙子踏着节拍表演恋爱情景,他舞步来到姑娘的闺房外,向着窗户招手示意。狗叫了,引来了姑娘父亲的警觉。老人故意咳嗽,小伙子吓跑了;但他不甘心就此撤退,带着夸张的表情,闲跳一阵,他又来到窗下。姑娘终于被他召唤出来,双双对舞,男欢女爱,情意缠绵。观众配合舞蹈动作,自发地学狗叫,学老人咳嗽,吹口哨助兴。舞者与观众心心相印,配合默契。

  八、仿形舞:锡伯族民间亦称乌兰克。在舞中模仿许多禽兽的动作,滑稽夸张,引人发笑,给人美感,富有浓烈的喜剧风味。

  真正的诗人把“真”列在第一位

  新京报:你写了聂绀弩、熊鉴、邵燕祥等诗人,他们都堪称“硬骨头”。你怎么看人格与诗歌写作的关系?

  王学泰:不能用“硬骨头”或者“软骨头”来评价,他们都写自己对命运的感受。诗在专制社会中,往往不会受到统治者的欢迎,因为诗歌贵在真诚,诗人很难造假,造了假,就没有力量。有人说,善美才是第一位的,我认为不是这样,没有真,所有善都是假善,美也是假美。真正的诗人把“真”列在第一位。

  你看聂绀弩,他倒了很多霉。他是一个共产党员,共和国刚建立的时候特别兴奋,说我们在新社会没有悲哀的事情了,整天就是笑。这种想法很幼稚,像进了安定医院,都是傻笑——人要只会笑,不会哭什么的,那肯定精神上有毛病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《当代》长篇小说论坛举行,《劳燕》《芳华》等获年度最佳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