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新京报:“谀师论文”是否涉学术腐败 需一查到底

  垃圾分类、河道整治、长护险、家政立法、高层建筑玻璃幕墙、居委会管理、住宅物业管理、单用途预付卡、检察机关检察建议的法律效力、公益诉讼……屠涵英的关注点涉及方方面面,却绝不仅仅是“蜻蜓点水”。

  初次联络时,被问起过去两年参与了哪些方面的履职活动,屠涵英回答“要仔细整理一下”。起初并未体会到,这简简单单的“整理”一词所对应的庞大工作量。这不仅是个“脑力活”,也是个“体力活”——光是笔记和材料,屠涵英两年下来就已经攒了满满一个行李箱。

  除了有一本笔记本记录着作为代表履职的日程安排,每一个她所关心的话题,也都有一个专门的文件袋,里面除了记录着调研见闻、参会心得、履职体会的笔记本,还有她自己通过各种渠道搜集的背景资料。两年多下来,屠涵英关注的话题越来越多,文件袋已经攒下厚厚一摞。

  除了调研发现的线索,屠涵英还常常从生活中发现问题。

  屠涵英家里每周都会请钟点工来打扫卫生。她在使用APP预约家政人员时发现,想要预约自己熟悉的这位阿姨非常困难。“你留我电话吧,想要我来随时打电话。”钟点工的一句话点醒了屠涵英,原来线上预约如此困难,是因为不少钟点工都在“接私活”。

  目前,家政人员的用工形式较为复杂,多采用宽泛的用工制度,由于行业流动性强,鲜有公司采用员工制。屠涵英意识到,这一现象的背后,暗藏着纠纷的风险。“如果家政人员把户主的东西打碎了,或者自己在劳动当中摔倒受伤了,谁来赔?这些法律目前都还没有规定。”对此,屠涵英建议,要尽快完善宽泛用工制度的法律定性,加强对务工人员权益的保障,明确非标准的宽泛用工劳动合同的侵权责任主体,补上家政服务行业用工制度的短板。

admin
新京报:“谀师论文”是否涉学术腐败 需一查到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